当前位置:牙西资讯 > 时事 > 诺奖书摘|“贫穷陷阱”源于饥饿?为什么穷人会越帮越穷?

诺奖书摘|“贫穷陷阱”源于饥饿?为什么穷人会越帮越穷?

编辑:牙西资讯 时间:2019-11-07 16:26:12 阅读: 4869

北京时间10月14日,瑞典皇家科学院宣布将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三位经济学家,阿比吉特·班纳吉(abhijit banerjee)、埃丝特·杜夫洛(esther duflo)和迈克尔·克雷默(michael kremer),以表彰他们在缓解全球贫困方面的杰出贡献。

埃丝特·杜弗洛也成为诺贝尔经济学奖历史上的第二位女性获奖者。她与阿比吉特·班纳吉(Abhijit Banerjee)共同撰写了中信出版集团出版的《贫困的本质》一书,该书是《金融时报》高盛2011年商业书籍。两位作者调查了穷人最集中的18个国家和地区,深入分析了“贫困陷阱”的恶性循环,并探讨了贫困的真正原因。

贫穷是因为饥饿吗?为什么穷人认为电视比食物更重要?如何解决穷人的营养和健康问题?

以下内容摘自2019年诺贝尔奖得主的著作《贫困的本质:我们为什么不能摆脱贫困(激进地紧缩全球贫困之路)》,两位作者和其他学者试图通过大量的实地调查和随机实验来回答上述问题。

在《贫困的本质:为什么我们不能摆脱贫困》的封面上,本文的所有图片都来自中信出版集团。

穷人:许多东西比食物更重要

“穷人”基本上被定义为没有足够食物的人。

对许多西方人来说,贫困可以说是饥饿的同义词。2009年6月,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粮农组织)发表的声明成为头条新闻。声明指出,全世界有超过10亿人正在挨饿。

在摩洛哥的一个偏远山村,我们遇到了一个叫奥查·姆巴克的人。我们问他如果他有更多的钱会做什么,他说他会买更多的食物。然后我们问他如果他有更多的钱会买什么,他说他会买更多美味的食物。

因此,我们开始为他和他的家人感到难过,因为在我们坐的房间里,我们注意到一台电视机、抛物面天线和dvd播放机。我们又问他,如果他觉得全家没有足够的食物,他为什么要买这些东西?

他笑着回答道:“哦,电视比食物更重要!”

在摩洛哥的这个村子呆了一段时间后,我们很快就明白了为什么人道协调厅会这么想。村子里的生活很无聊。这里没有剧院,没有音乐厅,甚至没有坐在那里看行人的地方。

此外,村子里没什么工作可做。人道协调厅和他的两个邻居(采访时在一起)一年只做了大约70天的农活和大约30天的建筑工作。一年之内,除了照顾牲畜,他们还在等待从工作中赚到的钱,这给了他们很多时间看电视。

这三个人都住在没有水和卫生条件差的小房子里。为了教育他们的孩子,他们拼命找工作。然而,他们家里都有电视、抛物面天线、dvd播放器和手机。

人类对更好生活的基本需求可以解释为什么印度的食品消费一直在下降。奥威尔的《通往威根码头的路》一书中也涵盖了这一现象,该书描述了穷人是如何逃离萧条的:

他们不会对自己的命运感到愤怒,但会通过降低标准来提高他们的耐力。然而,他们不一定关注必需品,而排除奢侈品。结果,在10年的极度萧条时期,所有廉价奢侈品的消费都增加了。

这些“爱好”不是那些行为不谨慎的人的冲动消费,而是他们经过仔细考虑后做出的选择,不管他们内心的冲动如何驱使他们,或者外部世界如何给他们施加压力。奥查·姆巴克没有赊购电视机——他为此攒了几个月的钱。

印度母亲也是如此,她们会提前10年或更久为8岁女儿的婚礼存钱,在这里买一件小珠宝,在那里买一个不锈钢水壶。

一般来说,穷人的第一选择显然是让他们的生活不那么无聊。这可以是一台电视机或者一点特殊的食物,比如一杯加糖的茶。

节日也可以从这个角度来看。在没有电视和广播的情况下,很容易理解为什么穷人经常举行一些特殊的家庭庆祝活动,例如宗教仪式或为他们的女儿举行婚礼。

根据我们对18个国家的调查数据,穷人可能会在没有收音机或电视的节日上花更多的钱。在印度的乌代布尔,几乎每个人家里都没有电视机。极端贫困者将其预算的14%用于节日(包括世俗和宗教场合)。相比之下,在尼加拉瓜,56%的农村家庭拥有收音机,21%的家庭拥有电视机。在那里,我们几乎听不到任何家庭为庆祝活动花钱。

贫穷必然源于饥饿吗?“贫困陷阱”可能不存在?

如果人们更富有,他们可以买更多的食物。一旦人体的新陈代谢需求得到满足,所有多余的食物都可以用来增强体力,提高人体的生产效率,从而生产更多的东西来满足除维持生命以外的其他需求。

s形曲线与“贫困陷阱”

这种简单的生理机制在今天的收入和未来的收入之间产生了一种“S”型关系。这种关系非常类似于上图所示的情况:穷人挣的钱太少,这使得他们不能做重要的工作,但是那些吃得好的人能够做细致的农活。

这就制造了一个“贫困陷阱”:穷人变得越来越穷;另一方面,富人越来越富有,吃得越来越好,越来越强壮,因此变得越来越富有。因此,贫富差距将进一步扩大。

帕克·索林(Parker Sorin)住在印度尼西亚万隆省的一个小村庄,曾经向我们解释过这种“贫困陷阱”的形成过程。

帕克的父母过去有一小块土地,但他们不得不养活13个孩子,并为自己和孩子建造许多房子。结果,他们没有可供耕种的土地。帕克·索林(Parker Sorin)一直是一名临时农场工人,每天在田里挣1万印尼盾(购买力平价2美元)。

然而,由于化肥和燃料价格上涨,农民被迫存钱。帕克·索林(Parker Sorin)表示,当地农民决定不削减工资,但不雇佣更多的人。结果,帕克·索林大部分时间都失业了:在我们2008年遇见他之前的两个月里,他没有找到任何农业工作。

如果年轻人遇到这种情况,他们通常可以换成建筑工人。然而,帕克解释说,他不能做大部分手工工作,而且他缺乏从事高科技工作的经验。对40多岁的他来说,学习新的职业已经太晚了,没有人会雇用他。

为了生存,帕克一家(他、他的妻子和三个孩子)不得不做一些对普通人来说不可想象的事情。他的妻子去了80英里(129公里)外的雅加达,通过朋友的介绍,她去了别人家当仆人,但她仍然挣不到足够的钱养活她的三个孩子。

虽然他们的大儿子只有12岁,学习成绩很好,但他不得不辍学去建筑工地当学徒。另外两个年幼的孩子不得不被送到他们的祖父母那里和他们一起生活。帕克自己的生活来源是每周从政府那里得到9磅(4公斤)救济大米,以及他在湖边钓到的鱼(他不会游泳)。

就在我们和他谈话的前一周,他在四天里一天只吃两顿饭,在剩下的三天里一天只吃一顿饭。

帕克·索林向我们解释了人们饥饿困境的可能因素。尽管这种解释的合理性似乎不容置疑,但他的陈述中有一些令人不安的因素。

我们对“贫困陷阱”的描述意味着穷人将尽可能多吃东西。事实上,基于基本生理机制的S形曲线有着明显的意义:如果穷人有机会多吃点东西,他们就可以做一些有意义的工作,走出“贫困陷阱”。因此,穷人吃得越多越好。

然而,这不是我们看到的实际情况。

对于大多数每天生活费不足99美分的人来说,他们似乎并没有挨饿。如果他们饿了,那么他们应该把所有的钱都花在食物上。然而,他们没有这样做。我们对18个国家穷人生活的调查数据显示,粮食消费仅占农村地区极端贫困人口总消费的36%~79%,占城市地区贫困人口总消费的53%~74%。

同样令人惊讶的是,即使人们花在食物上的钱也没有完全用于增加人们的能量或微量营养素。

罗伯特·詹森和诺兰·米勒发现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那就是食品消费的“质量飞跃”。在中国的两个地区,他们随机挑选了一些贫困家庭,然后给他们大量的主食价格补贴(一个地区是面条,另一个地区是大米)。我们通常认为当某样东西的价格下跌时,人们会购买更多。

然而,情况正好相反。大米和小麦的价格变得更便宜了,而补贴家庭购买这两种食物的数量减少了,虾和肉的消费量增加了。这表明,至少对这些非常贫穷的城市家庭来说,他们并不优先考虑获得更多的能源,而是更好地品尝能源。

“贫困陷阱”可能不存在的一个原因是大多数人可以吃饱。

至少就食物储备而言,我们今天生活的世界有能力养活每个人。在1996年世界粮食首脑会议上,世界粮食组织估计,那一年的世界粮食产量足以每人每天提供2700卡路里。

饥饿确实存在于当今世界,但它只是人类食物分配的结果。没有绝对的食物短缺。强烈的直觉告诉我们,穷人买不起足够的食物,这就是他们效率低下和生活贫困的原因。

健康陷阱:逃生梯存在,但没有放在正确的位置

健康确实会制造许多不同的陷阱。例如,由于生活在有害的环境中,工人可能无法正常工作,儿童可能因病无法正常上学,孕妇可能生下不健康的婴儿。每种情况都可能把当前的不幸变成未来的贫困。

健康是经常被期待的,但它不可避免地带来失望。然而,似乎有许多“丰收果实”,从疫苗到蚊帐,这些都是低成本但能挽救生命的东西,但很少有人采取这样的预防措施。

一项对美国南部(1951年以前一直受疟疾困扰)和几个拉丁美洲国家抗疟疾活动的研究表明,没有疟疾的儿童长大后比患疟疾的儿童多挣50%。印度、巴拉圭和斯里兰卡也出现了类似的调查结果,尽管收入的增长因国家而异。

这一结果表明,疟疾预防投资的经济回报可能非常高。在肯尼亚,杰西卡·科恩和帕斯琳·迪帕成立了一个名为tamtam(共同抗击疟疾)的非政府组织,在肯尼亚的产前诊所分发免费蚊帐。

科恩和迪帕想知道他们的组织是否有用,所以他们设计了一个简单的测试:他们在不同的诊所随机提供不同价格的蚊帐,其中一些是免费的,其他的由国际人口服务组织补贴。

结果,他们发现人们对蚊帐的价格非常敏感,几乎每个人都会去买免费蚊帐。然而,关于国际人口服务组织的价格(大约0.75美元购买力平价),人们对蚊帐的需求已经接近零。

Dipa在不同的乡镇重复了这个实验,但是允许人们回家拿钱,而不是当场购买。更多的人以国际人口服务组织的价格购买蚊帐。然而,只有当蚊帐价格接近零时,人们的需求才会成倍增长。

我们还讨论了通过购买蚊帐来降低疟疾的风险可以使人们的年收入增加15%。然而,即使收入增加15%就足以购买蚊帐,与其他收入相比,收入增加15%的可能性只有5%。

换句话说,免费蚊帐的分发远不能确保下一代睡在蚊帐下面。它只能稍微增加睡在蚊帐里的人数,从47%增加到52%,这远未消除疟疾。

低需求表明,健康问题仍然难以从根本上解决:有一个“梯子”来摆脱“贫困陷阱”,但它并不总是放在正确的地方。

因此,问题不在于穷人在健康上花了多少钱,而在于他们的钱花在哪里。他们经常花钱进行昂贵的治疗,而不是廉价的预防。

也许这个问题的出现是出于同样的原因:心理学研究可以解释目前的一系列经济现象,表明我们对现在和未来的看法完全不同(即所谓的“时间矛盾”概念)。

目前,我们容易冲动,在很大程度上受情感和直接欲望的支配:花一点时间(排队给孩子接种疫苗)是我们目前需要经历的。与没有任何紧迫感地思考这些事情相比(例如,吃了圣诞午餐后,我们会因为太饱而放弃立即锻炼的想法),现在的感觉甚至更不愉快。

当然,我们非常渴望得到那些“小奖品”(糖果、香烟等)。);但是当我们计划未来时,渴望的快乐似乎不那么重要。

我们倾向于推迟小额支出。那么,这不是我们今天花的,而是我们明天花的。贫穷的父母可能完全相信疫苗接种的好处——但是这些好处只能在将来的某个时候实现,而且费用需要在今天支付。从今天的角度来看,等待明天是合理的。

三分快三投注 极速飞艇下注 吉林十一选五投注 快三彩票 辽宁十一选五投注

本月排行

最新文章

  • 任正非:多挨打几年、女儿多受罪,也不能把中国的利益让给美国 任正非:多挨打几年、女儿多受罪,也不能把中国的利益让给美国
  • 超燃这一刻,我心许中国丨十、百、千、万个我们松花江畔防洪纪念 超燃这一刻,我心许中国丨十、百、千、万个我们松花江畔防洪纪念
  • 临夏州永靖县超前安排冬季供暖等民生工作 临夏州永靖县超前安排冬季供暖等民生工作
  • 国家药监局:打击互联网制售假药、加大血液制品等高风险产品监管 国家药监局:打击互联网制售假药、加大血液制品等高风险产品监管
  • 天府新区:努力开辟新时代公园城市建设新境界 天府新区:努力开辟新时代公园城市建设新境界
  • 市第一中医医院搬迁改造项目启动 市第一中医医院搬迁改造项目启动
  • 从书籍到小音响 把阅读变聆听 兰溪永昌将政治理论学习渗透进基 从书籍到小音响 把阅读变聆听 兰溪永昌将政治理论学习渗透进基
  • 监控曝光:菲律宾突发6.3级地震 家具震倒屋内停电女孩抱头惊 监控曝光:菲律宾突发6.3级地震 家具震倒屋内停电女孩抱头惊
  • 新华微评实打实地关心基层扶贫干部 新华微评实打实地关心基层扶贫干部
  • 市北新地标!绿地海外滩项目进入基础施工阶段 市北新地标!绿地海外滩项目进入基础施工阶段